欢迎光临:三张牌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宏观 >  > 正文

评论:征信不应仅仅是惩戒

更新:2020-06-29 编辑:三张牌下载 来源:三张牌app 热度:5748℃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靖云

据悉,目前,我国建立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征信系统,累计收录9.9亿自然人、2591万户企业和其他组织的有关信息,在防范金融风险、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是,社会信用不仅是一个市场交易活动的声誉积累,而且被很多地方纳入社会治理体系,随之出现了社会信用法律概念被泛化的问题。这在一些情况下产生了个人征信被滥用,信用惩戒泛化等问题,造成了一些扭曲扩权,也导致了部分公众的担心和疑问。

以上问题已经引起了中央相关部门的重视,近日,发改委发言人孟玮就信用滥用问题专门强调,要防止失信 黑名单 认定和实施失信惩戒措施的泛化和扩大化。针对个别地方将不适用于失信惩戒机制的行为纳入个人信用记录的行为,孟玮强调,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要始终坚持依法依规以及合理适度。可以说,这一番表态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过去几年间在信用体制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进行的深刻总结。

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探索建立信用修复机制是《意见》的重要创新举措。信用修复即失信主体在彻底纠正失信行为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前提下,在接受诚信教育、主动做出守信承诺并按规定履行相关社会责任的前提下,依法依规退出 黑名单 并相应解除失信联合惩戒,依法依规缩短或结束失信信息公示,依法依规规范保存信用记录的相关措施和过程。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说, 失信惩戒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让全社会依法守信。 通过开展信用修复,既普及政策法规和诚信知识,又激励有轻微失信的市场主体改过自新、诚信经营,这对于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水平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说明了完善社会征信体系的政策路径,即将个人信用规范为一种法律行为,把信用惩戒从行政惩戒变成一种司法规范操作。

从行政执法和司法执法角度看,将目前的社会信用体系统一并且逐步完善司法规范化,既能够保持目前对个人轻微违规行为的处罚途径,又能把这些 影子行政处罚措施 规范化。但是,这种规范是属于国家制度建设,对于公共部门的执法效能也会有所提高。就中国信用体系建设而言,显然仍然需要更多制度建设,特别是非政府部门的积极有效参与。

其实,不管再怎么强调信用的法律规范意义,信用本身是 信任 的积累,本身仍然是一种道德评价。对于一种道德行为的评价和积累,显然是不能简单的全部规范量化,这样不仅会造成社会行为障碍,更重要的是道德行为本身主观激励和社会交互激励,如果只有行政惩戒,这会造成对道德行为的主观厌弃,仅仅是客观服从,从而失去其激励作用。

转载请注明转载地址:“/hongguan/20200629/8086.html ”。

上一篇:科蓝软件暴涨逻辑 蚂蚁金服概念冲抵财务危机
下一篇:全球资管CEO大减薪 这家公司却加薪 CEO年薪近9000万